最新通告:

  • 回到顶部
  • 88888888
  • QQ客服
  • 微信二维码

姚国坤:探索发现记录,将茶写进史册

姚国坤:探索发现记录,将茶写进史册

原创: 中华茶人  中华茶人联谊会

《中华茶人》从79期开始至2020年,将对建国以来,在茶叶的科研教育、经济贸易、文化传播、生产技术创新等领域具有影响力和突出贡献的中国茶业功勋人物,以及仍然活跃在中国茶业界的杰出人物,进行系列、持续、深度的报道,传承发扬吴觉农茶学思想,弘扬茶人精神,为祖国母亲70周年华诞奉上中国茶业的献礼。

 

姚国坤:探索发现记录,将茶写进史册

文 | 李倩

姚国坤,研究员,1937年10月生,浙江余姚人,1962年毕业于浙江农业大学(现与浙江大学合并)茶学系。从事茶及茶文化教研教学56年。曾任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茶树栽培研究室主任、科技开发处处长等职。1997年退休后,应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创会会长、浙江省政协原主席王家扬先生邀请,在研究会任办公室主任和学术部主任。期间,2003年任全国第一个应用茶文化专业负责人,2005年任全国第一所茶文化学院副院长。现为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茶叶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、世界茶文化学术研究会副会长、国际名茶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。

姚国坤于1972年至1975年间,赴马里共和国担任农村发展部茶叶技术顾问;1983年赴巴基斯坦考察和组建国家茶叶实验中心。20世纪70年代以来,多次赴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巴基斯坦、马里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交流,并多次赴中国香港、澳门等地讲授茶及茶文化。公开发表学术论文230余篇,出版茶及茶文化著作69部。

因为发展我国茶业技术事业做出的特殊贡献,1993年受国务院表彰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,并颁证书;先后4次获得国家级、省级、部级科技进步奖;1992年,中国科普作家协会、中国农学会等五个团体授予“80年代以来有重大贡献的科普作家”称号;2011年中国国际品牌协会等三团体授予“中国茶行业特别贡献奖”;2016年,国际茶文化研讨会组委会授予“中国茶人特别贡献奖”;中国茶文化国际交流协会、中国新闻传播中心授予“中国茶行业终身成就奖”;浙江省茶叶学会授予“特别奉献奖”;2017年国际茶业大会组委会授予“国际茶文化杰出茶人”称号。

在新加坡进行茶文化交流

一顶红色八角帽,一个标志的笑容,姚国坤教授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他才学渊博,风趣幽默,谈吐不凡。今年82岁的姚老先生不但精通电脑、手机等电子设备,近年来还借助这些高科技设备撰写了不少著作,至今仍笔耕不辍。从形象到性格,姚教授都让人十分亲切,就像邻家的老爷爷一般,大家都喜欢与姚教授交流,因为在有趣的聊天中能收获很多。

5年大学攻茶,36年进行茶叶科研,20余年传播茶文化。姚教授这样总结他与茶的联系,他说,我这一生,与茶相伴,始终没有离开过茶。

中华茶人:您是如何与茶结缘?

姚国坤:我小时候家里是很苦的。我的爷爷是个盐民,晒盐的。我的爸爸妈妈都是不识字的。家里有八个兄弟姐妹,我排行老二,穷得不得了。小时候家里很穷,所以那时我并不知道茶为何物,也从没有喝过茶。我后来能读书主要是受到伯父伯母的影响。奶奶有两个儿子,即父亲和伯父,他们都没有读过书,但伯父是我们那里的名人,因为他的武术功夫十分了得,曾经在赫赫有名的武术高手霍东阁(霍元甲之子)门下当过武术总教练,抗战结束后在我们那里著名的余姚中学任教。我的伯父原名姚炳水,也是没钱读书,一字不识的人,11岁就出门到上海火柴厂做童工。凑巧,上海火柴厂的隔壁是上海精武体育总会,当时是霍元甲的儿子霍东阁在办的,那是当时中国最有名气的武术团体,就是电影里面演的那个“精武门”。伯父童工做到13岁,经常到精武体育总会去舞枪弄棒,他们看他是一个练武的苗子,就争取了当时作为他监护人的舅舅的同意,让他加入精武体育总会。伯父苦练武学到20多岁的时候,竟然当上了上海精武体育总会的总教练。那真是练就了一身高强的武艺,在上海滩有很大的名气,于是改了一个名字,从此姚炳水成了姚电侠。后来上海帮派纷争很厉害,呆不下去了。而精武体育总会的霍东阁是南洋也就东南亚创业回来的,势力在广东一带。于是伯父就从上海到了广州,在广州他认识了我的伯母。我的伯母是一名知识分子,毕业于广东女子师范专科学校,毕业后在余姚一所颇有影响力的小学任校长,解放后还担任过余姚市人大代表,那时是一个了不起的荣光。伯父家的三个儿子都是大学毕业生。

青年时的姚国坤

我本来小学毕业就辍学了。家里实在穷的没办法,再读不起书了。失学之后我就去放牛嘞!那时候,看一天牛大概赚一斤多米,值现在的三、五块钱。我的伯父就跟我爸爸说,“一定要给阿坤读书,我们家里穷,给不了子孙什么遗产,给他读书就是最好的遗产!读了书学了本事,火烧不掉,贼偷不去,永远在身上。”我父母后来凑出了学费让我去读书,我走八十多里路,走到上虞白马湖畔春晖中学去读书。春晖中学在民国的时候就是名气很大的学校,是“五四”运动时期的大教育家经亨颐创办的。李叔同、夏丏尊、朱自清、朱光潜、丰子恺这些了不起的人物都来做过老师,当时叫“北有南开、南有春晖”。现在也是省重点中学。

我进了春晖中学第一个学期,两门功课不及格,因为当中断掉过两年学习,跟不上了,我拼命用功,天天看书,到第二学期还有一门功课不及格。到二年级的时候,成绩上去了,上到前十几名了。到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已经排到前五名了。那时候春晖中学还没有高中,我毕业以后一年,春晖中学才开办高中。高中我很轻松地考进了省立余姚中学,当时班上考取高中的还不到十个同学。高中毕业的时候我的成绩应该是相当好的,考大学填志愿的时候我们并不太懂。当时,我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能考上大学,跳出“农门”,将来有个工作,能吃“商品粮”就好了。再回头看看我的伯父,他已经有两个儿子考上了大学了,我好羡慕啊!最终,我认为我是农民的子弟嘛,填个跟农有关的学校也挺好,第一志愿就填了个浙江农学院茶叶系,觉得这个专业有点新奇,学茶也要上大学,真不像现在的孩子考大学想得这么复杂,但是也有好处,因为我填了个浙江农学院,我的考试成绩就至少是我们班录取学生中的第一名。在学校期间,因为成绩优秀,一直担任茶学系学生会主席。1962 年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,主要从事茶树栽培管理和营养生理的研究工作。从此,就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三十余年工作中,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次,省部级奖励四次,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中华茶人:在三十余年的茶叶科研工作中,您记忆最深的事情是什么?

姚国坤:我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工作了36年,其中有4年左右的时间在国外,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非洲马里共和国帮助当地种茶的事情。马里共和国属西非,原来没有茶。后来,马里100公顷的法拉果茶场引进了浙江的灌木型优良茶种,并提出了100公顷茶园产100吨茶叶的目标。但由于当地气候炎热,再加上茶园管理粗放,茶树生长迅速,长成了2米多高的“巨树”,采茶十分困难,100吨的茶叶目标遥遥无期。1972年底,我便赴马里进行技术援助。通过调研,我提出了解决方案:一要重新塑造树型,改善采茶条件;二要改良当地贫瘠土壤,提升肥力水平。我将茶树的树干剪至80公分;并将草和牛粪混合在一起发酵,制造“沤肥”,增加土壤的有机质,改善土壤的保水特性。一开始,当地人,甚至随行的专家组长都不看好我的做法,但40多天过去,随着茶树逐渐焕发新的生机,所有人的疑虑也都烟消云散了。我在马里工作了两年七个月,以103吨的产量帮助马里超额完成了“双百指标”,受到了中国驻马里大使和当地人的称赞。也因此,成了马里农村发展部的顾问,并在马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所以说,我是马里中共党员呢。1982年,我又到巴基斯坦考察种茶,并帮们建立了国家茶叶实验中心。

 

在马里种茶的日子

中华茶人:从茶叶科研到茶文化研究,您是如何过渡的?

姚国坤:这还要从著书说起,我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工作时就在撰写书籍,当时,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要编一部《中国茶树栽培学》,我当时被临时抽去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做了一年的特约责任编辑。在这一年时间里,我给出版社的人讲种茶,讲喝茶。书定稿后,出版社的人趁热打铁,邀请我写一本《饮茶的科学》,教大家如何科学饮茶。于是我翻阅了很多茶叶相关的文章,再结合自身的茶叶知识,撰写成书,《饮茶的科学》一出版就成了畅销书,连印5次,并从大陆火到了香港和台湾。从此开始,写书逐渐成为了我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。(编者注:1989年,姚国坤编著了中国第一本茶文化专著《中国茶文化》,总共出版9次。之后完成了“茶文化三说”:《图说浙江茶文化》、《图说中国茶文化》和《图说世界茶文化》。主编了“三教茶文化”:《茶与儒教》《茶与道教》和《茶与佛教》、“中华茶文化丛书”:《茶韵品鉴》《茶韵诗情》《茶韵雅器》《茶韵丝路》和《茶韵故事》。此外,还编写了《中国茶文化遗迹》、《图说中国茶》、《饮茶习俗》、《中国古代茶具》、《茶圣•茶经》、《饮茶健身全典》、《西湖龙井茶》、《中国名优茶地图》、《茶文化概论》、《名山、名水与名茶》等著作。)

 

茶与三教

现在,我写的书已经有70多部了。1995年,我在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工作后,共同宣扬茶文化,从此也正式从茶叶科学转向了茶文化研究。1997年从中国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退休后,2003年我到树人大学帮他们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应用茶文化专业,并任系主任;2005年,浙江农林大学成立了茶文化学院,我任全国第一所茶文化学院副院长。我还主编了一套茶文化教材,一共七本,其中一本是我自己撰写的,六本是我主编的,这也是当时全国第一套茶文化教材,在2004-2005年间出版。这些年,我去的比较多的主要是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等国家,这些年在国外讲课几十次,收获很多。基本每年我会赴各地以及几个国家参与茶文化的交流活动,我在茶文化方面主要做了这几件事情。

 

中华茶人:您始终致力于茶文化的传播,请您谈谈您对于茶文化的理解以及观察。

 

姚国坤: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茶、利用茶、培植茶、饮用茶的国家。茶在中国不仅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,而且还是精神生活的重要“粮食”。自改革开放40年以来,随着经济的发展,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,使中国茶文化有了长足的进步和繁荣。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,发展更快,成绩更加喜人,茶文化不但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发扬光大,而且内容更加博大精深,无论在广度和深度上,还是在高度和精度上都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。尽管中国茶文化现象在六朝时已有呈现,中唐时期已经基本形成,但“茶文化”这一名词的出现和被接受还不到40年时间。

与恩师庄晚芳先生

在中国台湾,1982年娄子匡在为《中国茶艺》一书的代序“茶的新闻”里,首次使用“茶文化”一词。1984年吴智和出版了《茶的文化》;张宏庸在《茶艺》一书中,也提出了中国茶文化之说。在中国大陆,当代著名茶学家庄晚芳率先使用“茶文化”一词。1984年,庄晚芳在《中国茶文化的传播》一文,提到了“中国茶文化”这个名称。接着,庄晚芳还发表了《茶叶文化与清茶一杯》、《略谈茶文化》等论文,多次提及“茶文化”这一名称。由上可见,20 世纪80年代,茶文化之说在海峡两岸几乎同时出现,并逐渐走进人民大众的视野。茶作为一种绿色的和平饮料,不但推进了中国的文明进程,而且还极大地丰富了东西方的物质、精神和道德文化。特别是在推进精神文明建设中,茶还能起到独特功能的作用。近年来,茶文化的发展也越来越好,茶文化学科渐趋成熟,“茶为国饮”更是深入人心,茶文化组织纷纷建立,各地的茶事活动极大丰富,可以说,茶文化已成为一种产业,发展迅猛。与此同时,茶文化的学术氛围浓厚,茶文物也受到保护和修复,各地的茶文化场馆不断建立,茶文化市场开始形成,这些都是可喜的现象。但我认为,茶叶不是古董,一定要消费,现在市场的炒作现象还是比较严重,我们应该让茶回归本质,人们也要回归理性,这样茶产业才能健康可持续的发展,茶文化也能更好的传播。

中华茶人:您始终致力于茶文化的宣传,被誉为80年代以来有重要贡献的科普作家,请您给我们谈谈您在茶文化建设与传播方面做出的贡献。

姚国坤:贡献谈不上,近20多年来我主要做了三方面的工作:

一是我曾经编著的书籍《饮茶的科学》《中国茶文化》等已转版成繁体字在台湾地区发行,或翻成日文在日本发行。还有《图说浙江茶文化》被浙江省社科联作为国学精品书翻译成英语、阿拉伯语发行到很多国家,仅阿拉伯语一种语言就有24个国家使用,我想随着国家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提出,茶文化的传播也将迎来更好的机遇。今年底,我编著的《中国茶文化学》,共100万字,即将出版发行。

 

在日本交流访问

二是我先后组织和参与了六届国际茶文化研讨会,每届与会人数都在500与2000人之间,参加国家和地区都在10多个至30个不等。此外,还组织和参与30余次大型国际茶事专题活动,对茶文化起到了较好的宣传作用。

与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孔子学院院长进行茶文化交流

三是我近20年,先后去过不少国家和地区,以及国内20余个省、直辖市、自治区讲述茶文化。为此撰写的论文和报告,有据可查的有230余篇,这也算是我对茶文化做出的一些努力吧!

 

中华茶人:您从事茶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这么多年,是专家,也是学者,对如何做强中国茶产业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?可否谈谈?

 

姚国坤:中国茶园面积、茶叶产量在世界60多个生产国中,名列第一。茶叶出口,名列第二,当为世界茶叶生产大国。但要跨进世界产茶强国,还有许多事要做。

一是要创新体制:由于受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,长期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对茶业实行事实上的“多头领导”:农业部门管生产,供销部门管收购和内销,外贸部门管外销。此外,还有林业、农垦、公安、质检等部门也参与其中。由于事出多门,往往不能拧成一股绳。其次,茶叶作为一种重要的农业支柱产业,还须抓紧做好相关配套工程建设,如茶的美丽山乡营造、智慧小镇建设、博物院建立、文化庄院打造。

姚国坤与日本茶道学家熊仓功夫

二是要培育好一批影响力大、可信度高的茶叶生产龙头企业:如各地可以通过“公司”加“农户”的生产模式,加快形成合力,扩大茶叶生产规模化,从源头上加强茶叶生产管理,使茶叶生产有标准可依。这不但有利于创新机制,而且还能加快实现茶叶产业化步伐。

三是要加大科技投入:首先,要与大专院校、科研院所建立紧密型合作,探索从选地、种植、栽培、采摘、加工、贮运到销售的完整产业链,提高茶产业的科技水平,以提高生产效益、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。其次,要通过探索,拉长茶的产业化,要将茶的综合利用和深加工提到重要议事日程上来,这一点各地要引起特别重视。第三,各地尽快培养出一批懂知识、会营销,既有事业心,又有责任心的销售队伍,把茶叶在全力推向全国的同时,进而走出国门,拥抱世界。

 

在马来西亚考察茶文化

四是要树立茶叶品牌意识:要在提倡规模生产,联合管理的基础上,尽快在最大限度内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和乡村振兴发展中去,使企业做大做强,树立统一的大品牌意识。通过5-10 年努力,打造出在国内外叫得响,过得硬,而又有影响力的茶叶品牌,要彻底避免有茶叶生产却无品牌呈现的散乱现象。

画家笔下的中年姚国坤

五是要打造好茶叶发展大平台:各地要打造好茶叶产业园小镇建设。一般说来,茶叶产业园小镇应在全盘规划同时,由茶文化主题公园、茶加工区、茶产品展销区、茶科技示范区、茶体验区、茶休息养生区等组成。同时,还要着力打造一个茶叶生态园,并将茶叶加工、贸易、物流、检验、科研、休闲、旅游等功能于一体,使之成为宜居、宜业、宜学、宜游的高品质茶文化养生度假综合体,最终成为茶产业转型升级的大平台。

 

(本文刊载自《中华茶人》第84期)

2019年2月11日 21:44
?浏览量:0
Powered by CloudDream

大发体育网官方网